歡迎來到壹壹藝術留學網:專注藝術類學生出國留學!
全國咨詢熱線: 400-0024-006  網站導航
首頁 > 資訊 > 藝術留學問題 > Parsons學員專訪:帕森斯設計學院的留學生活

Parsons學員專訪:帕森斯設計學院的留學生活

2015-04-28 閱讀 11971
分享

留學申請

意向選一選
錄取offer拿手軟

作爲全球最令人向往的時裝學院之一 帕森斯設計學院Parsons 的學生,在外人眼裏都是光彩照人,前途無量,然而那究竟是怎樣一種體驗?最近,采訪了一名帕森斯設計學院Parsons 的學生,詳細解讀了這裏備受煎熬的求學生活的真實面目。

“曾經,我看著雜志上的服裝對自己說:我想到成爲設計這些服裝的人。上初中的時候,有人對我說起了帕森斯設計學院Parsons,整個高中時代我都對父母說我要去這裏讀書。我聽說這裏是最好的時尚學校。高中我看了“Project Runway”,節目裏每一樣東西都如此迷人。我想象著,人們在帕森斯設計學院Parsons充滿創意的環境裏富有激情的工作著,相互交換著彼此的點子。但當我來到這裏後才發現,這裏是痛苦的,人們討厭時裝秀,你不得不自己照顧自己。

不修邊幅

四年前我開始了這裏的生活,那時我們很在意自己的外表:我們會化妝、做頭發、設計自己的服裝。但很快就不這麽做了。現在我幾乎不化妝,大多數日子都穿著牛仔褲和T恤。我們幾乎沒有睡眠。如果你像我這麽穿衣服,沒有人會說什麽,也沒有人會反對你。

以貌取人

但如果你穿的很漂亮,穿著昂貴的衣服,人們就會對你有所回應。我聽到過老師是如何對那些穿的很漂亮的學生說話的,老師會更友好,就好像他們與這些學生有共同的品味一樣。一些學生會穿著非常奢華的衣服,看起來非常漂亮。這讓他們的作品也似乎更有品味,因爲他們知道如何展現自己。我認爲穿的好的確會有所幫助,但並不會傷害到誰。我的一位室友非常的有錢,她有很多非常昂貴漂亮的衣服,但她從沒意識到這一點,因爲她就是穿著這些昂貴的衣服長大的。

黑白灰一統天下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不一定能融入學校那些很酷的學生中去。他們全身都穿著黑色或白色——這是新哥特風——超大號、寬松的衣服。看起來十分冷淡,這是他們的態度。每個人都對先鋒設計師 Rick Owens和 Raf Simons著迷,在談論自己的靈感的時候總是不斷提及這兩個人,也體現著他們的作品之中。老師也經常開玩笑說學校只有黑、白、灰。

哥特風盛行

新開的哥特風課程很快就報滿了學生。這種80年代的亞文化有著黑暗哥特風的音樂和書籍,我認爲這種文化將會在高級時裝中複蘇——很多人都受到這些主題的影響。我看見人們在 Instagram上發布頭骨和巫術的圖,這些都是受到了Rick Owens的影響。人們也突然開始對 《Twin Peaks》(大衛林奇的電影) 感興趣。老師們推廣了這個想法,可以在現在的時裝秀上看到相關元素。

男裝女裝兩重天

第一年的女裝課裏,人們都非常刁鑽刻薄。每個人都不正眼看人。但現在幾乎不會了,因爲我在修男裝課程。我覺得修男裝課程的學生更加友好。我們選擇男裝是因爲我們想要爲客戶做設計,我們理解那種心境,我們不會對那些想法大驚小怪。

每一位老師都經常說,我們應該像 Comme des Garçons的Rei Kawakubo那樣,因爲她是爲自己做設計。她不在意別人怎麽想,也不在意她會被怎樣評價。她做的東西很瘋狂,但她的作品都很漂亮。他們的觀點是,如果你能做到這樣,你以後就可以經常設計最基本的東西了。

不眠不休

不論什麽時候我到學校去工作,學校都座無虛席,人們在爭搶工作空間。學生們會一直在這裏工作,甚至是周末,甚至是夜裏很晚的時候。上學期間學校在午夜12點關閉,但在期末會24小時開放,80%的學生都會待在這裏。

平均每晚我會睡5個小時,每周會有一兩天熬通宵。我們的核心課程每節6小時,我有一門課是6小時的,一周兩節。因此每周都有兩個6小時不停縫紉、畫效果圖等等。在周日我有份工作。我知道很多學生會服用Adderall(安定類藥物),我不會,我反對服用這種藥物。我覺得這個做法很蠢,我甯願喝很多咖啡少睡一會。在我的班裏有一個女孩正在變得抑郁,就是因爲服用這種藥物不當。

與溫情和浪漫絕緣

自從在Parsons讀書,我從沒有和誰約會過,根本不可能和任何人保持感情關系,我僅僅與父母保持穩定的關系。如果我和朋友去酒吧,我會說自己有多少作業必須要做。年初的時候,我每個周末都會出去玩,然後慢慢變成一個月一次,最後在學期末,我甚至都不會離開學校。

而那些派對也都不是傳統的校園派對,很難遇到合適的男性,同性戀更多。

我看到一個學生哭了一整個學期。大多數敏感的學生都被淘汰了,少數留了下來。這非常令人難過,班裏的每個人都不舒服。有一位老師對我說我的作品不夠好不能再繼續讀了,而另一位來事告訴我我的作品很棒。我很固執不會讓自己哭,但我會跑回家大哭一場。我不是那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或需要被溺愛的人,但我覺得老師們沒有嘗試理解或了解我們。

從畢業設計到工作崗位

現在我在做畢業設計,這或許能爲我帶來一份工作。這是一個夢想。學期末,不論什麽時候我們向評審們展示自己作品,都是在學校外獲得工作的第一步。如果有評委覺得非常喜歡其中的某些服裝,他們可能會對別人談起,或是開個會,然後他們的店鋪甚至 Barneys 或 Bergdorf Goodman 等奢侈品百貨公司會來買下整個系列。我認爲學校爲我們提供了很多好機會。如果作品真的很好,我有信心一定會有人注意到。我們應該會有15件服裝。整個夏天,我每周會工作40個小時爲最後的畢業設計攢錢,但這些錢花的很快,我還沒有決定好最後使用什麽材料來制作衣服。

最後我攢了1,500美元,但我了解到的有一名學生在畢業設計上花了20,000美元,這包括材料或材料制作,不論是印染、洗滌或裝飾,然後是樣品制作。我也聽說有人只花了500美元,但他使用的是回收材料。

我班裏有個人認識在中國開工廠的人,他會把圖案發送過去然後在那裏制作。讓別人來做樣品並不便宜,但非常省事,而且還不需要自己縫紉。應該對畢業設計的外包比例有所限制,但學校並沒有這樣做。

我很有希望得到一份工作,但我非常的緊張,因爲我聽說太多學生在畢業後依舊在實習。這並不是我要選擇的。帕森斯設計學院我聽說有一個女孩在畢業後得到了一份在紐約長島的Jo-Ann’s Fabric的工作,這很讓我受挫。我更想到紐約市以外的地方去生活。”

申請攻略

推薦閱讀

推薦課程

問老師